13804074868
首頁
產品中心
成功案例
公司動態
資質榮譽
在線咨詢
關于我們
聯系我們
請聯系我們 024-23326586/ 手機13804074868
NEWS
聯系我們
13804074868 傳真:024-23326558 地址:沈陽市和平區南京南街192號

NEWS

當前位置:首頁 - NEWS- NEWS

簡報19年4月下 

發布時間:2019/04/30
簡報19年4月下

沈陽天擇智能交通工程有限公司

ShenyangtianzeIntelligentTransportationEngineeringCo.Ltd

簡報

2019年5月10日星期五

 

 

 

 

 

安防,正在進入“去安防化”時代

 

傳統的安防業務模式,正從單一的“人、車、物”識別,走向基于視頻監控的城市級管控平臺。

而安防監控攝像機的身份,在技術、工藝、功能等方面的不斷完善下,也從單純的防衛產品變成線上線下的智能交互節點。

 

人們每經過一次,都在進行一次信息交互,進而與各大平臺相連接,做各類數據增值分析,是各大廠商撬動終端用戶、探索IoT布局的最為核心入口之一。

新形勢下,包括海康威視、大華股份等傳統安防巨頭的企業定位也從此前的“安防廠商”轉變成今天的“基于視頻監控的物聯網解決方案提供商”。

“變”,成安防主旋律

“去安防化”正在成為這個行業的潮流所向。

二十多年前,當中國安防市場還牢牢被外企通過模擬安防產品占據時,海康等中國企業蜂擁而上,以視頻采集卡入手,從安防后端突圍,主攻數字信號處理方案,打響了安防數字化戰役。

之后的故事,便是外企節節敗退,他們一路攻城略地,在模擬轉數字時代,大打價格戰,迅速圈地,不斷通過大魚吃小魚,屹立于世界安防金字塔頂端。

永遠都沒有固化的產業。

無論哪個市場,其形態都會不斷地演化,去中心化、分布式、強化合作、適應變化。終極公司的形式將會變得與生物體相同,無縫地集成到生態圈中,成為其中的一個環節。

安防也是一樣。

今天,在人工智能、云計算的加持下,整個安防產業價值迅速提升,帶有深度學習功能的前后端產品不斷推出,后端人像大數據平臺已然開始滲透。

大趨勢下,可以看到,在安防實際項目的解決方案應用過程中,固有玩家們的作業模式已經從此前的硬件服務轉向軟硬結合;他們享受到的不再僅僅是監控攝像頭的原生價值,還包括IPC背后的潛在金礦。

正如手機、電視等行業一樣,行業發展后期,硬件本身產品價值有限,利潤空間會被進一步壓榨,而硬件背后的包括廣告、金融等數據增值服務才是各個廠商殊死爭奪的贏利點所在。

單純銷售硬件產品的安防企業將不再風光無限,穩坐釣魚臺。他們在與摩爾定律瘋狂賽跑的同時,也倒逼著以前的狩獵者必須尋求產生質變的技術革新,促進信息產業的飛速發展。

大華股份總裁李柯更是直言,“未來的產品與銷售思維需進化。”

他說,傳統安防市場正在發生著深刻變化,這個變化一方面是技術的驅動,另一方面也是行業業務轉型的驅動。

在這個變化過程中,不再是原來安防產業所經歷的模擬到數字,標清到高清這樣的升級變化,而是產業邊界的模糊與外延的擴大。

這就對每個廠家都提出了巨大挑戰,解決方案不再是產品的組合,而是需要理解客戶的業務場景,銷售模式也不再是為了賣產品而賣產品。

技術加速迭代的大環境下,安防從一個已知的市場,變為充滿無數未知變數的市場。

而就在這充滿未知的路上,混沌的市場環境又給了其他可能抓住機遇的創業者騰飛的機會。

今天,這個行業正從之前的傳統安防企業,快速進入到AI創業公司、ICT互聯網通信企業、傳統安防企業三雄爭霸的局面。

此前,在未知的黑暗森林中,以價格戰為主流的“降維打擊戰術”頻發,傳統企業以此擴大“點”的份額;未來,新晉對手將從更高的云端俯沖,對“面”進行“升維攻擊”,行業面臨重新洗牌。

萬物再生,機會均等。

三大門派的江湖之爭

“新老之爭”,這是多少廣為流傳的好故事的絕妙開頭,低調的安防企業也將在歲月長河中為人們上演這一出絕佳好戲。

在新的安防市場格局中,大概可以分為三大門派:海康、大華為代表的“傳統派”;商湯、曠視為首的“革新派”;華為、阿里為榜的“平臺派”。

他們每一“派”的戰略打法都不盡相同。

海康、大華等傳統安防巨頭的打法重“邊緣”,從上到下,保持軟硬一體化優勢。

海康威視總裁胡揚忠曾說,將人工智能算力注入到邊緣將是大勢所趨。

邊緣計算包含了邊緣節點和邊緣域功能,通過統一調度IPC、NVR等分散式的智能設備資源,在數據源頭就近提供以視頻為核心感知數據,實時預處理、存與傳等服務,在提升業務敏捷性、實時性和系統可靠性同時,分攤海量數據給中心節點帶來的并發壓力。

轉型期間,他們的優勢在于渠道積累、海量數據以及全套產品解決方案。最重要是,他們對于客戶的需求,理解的更為充分,而這也將保證他們對于技術工程化和穩定性會把握的更好。

與此同時,他們還會不時地強調自身的學術研究能力,以說明自己在新技術時代下并未被拉出差距。

商湯、曠視、地平線等AI獨角獸的戰略打法則從外向內,通過算法進擊云端,通過芯片主攻IPC,從而布局中心控制系統,基于頂層設計做服務。

可以預見的是,在高速成長途中,AI創企們會遇到難以想象的困擾與阻礙。

如果將安防業務談得窄一些,其實可以理解為安裝攝像頭,然后將信息傳輸回來存儲、分析的過程。

相比傳統安防企業,AI公司的優勢在于分析,在前端、存儲等層面均處弱勢。

同時,安防項目建設,大部分資金都投入到了基礎建設上,也就是前端建設,而后端的數據分析所占的資金配比5%都不到, 創業公司想要用5%的資源去撬動對手95%的市場,難度之大可以想象。

另外,這些安防新人還需要花費多年時間去積累不同場景下的設計、制造和部署經驗。用某行業高管的話說,“我們前面幾十年踩得坑、犯的錯,他們一個都繞不過、躲不掉。”

那么,這是否就意味著他們毫無機會呢?當然不是。

安防業務大多面向政府等事業單位,AI創業公司想要在這個高門檻的賽道內活下去的最好辦法在于學會“找朋友、談合作”。

所以看到,包括商湯等公司在安防賽場的耕耘前期,會積極與阿里、新疆立昂、東方網力等公司接觸,直接觸及政府客戶群體。

 

與此同時,他們在高速發展過程中會與傳統安防企業相反,更多地強調工程化能力。

其實雙方你來我往,暗自博弈比較容易理解,如果在安防市場上,企業的技術能力是縱坐標,那么工程化能力就是橫坐標,新老勢力誰能夠更先到達兩條線的中點,誰就能更快尋求階段性的勝利。

還有一派,可以稱之為“平臺派”。

包括華為、阿里等巨獸,他們進軍安防的思路比較清晰,憑借比較深的行業渠道積累搭建自己的平臺,去吸引更多合作伙伴,打造更大的泛安防生態圈。

眼下,海康等傳統視頻監控廠商已經分攤了中國大部分的市場份額,如果單從硬件角度出發去單維攻擊,華為等廠商殺敵一千也會自損雙倍。

但如果從平臺層彎道超車,興許會對原有的安防格局造成強大的沖擊力。

“上不碰應用,下不碰數據”十字一出,足矣讓多少此前活得憋屈的中小安防廠商長舒一口氣,終于找到一顆大樹能夠發揮自己所長的同時避免風吹雨淋。

從華為等廠商這邊來看,他們的優勢在于技術積累雄厚、頂層設計能力強、還有一定的客戶關系基礎;挑戰則主要來源于對行業理解深度和產品覆蓋廣度不夠。

當然,后續華為、阿里等企業的安防業務發展的如何,還需要看他們付出了多少精力。

畢竟,安防對于海康、大華來說是生命;而對于華為、阿里來說,只是選擇。

變革才剛剛開始

有人說,“安防并沒有改變,它只是換了一種方式繼續成長,而且是野蠻生長。”

以前監控作業效率類比自行車,現在是高鐵;以前你的對手是傳統安防玩家,現在多了華為、阿里、商湯、曠視等互聯網通信企業;以前講硬件為王,現在已到軟件時代;以前說ToG/B/C,未來只有ToS(society)。

而這一切,都是因為AI等新技術帶來的改變。AI到來之前,安防行業的服務主體更多的是政府、是公安;AI來到之后,視頻監控的功能及市場被數百倍放大,帶來的是新的欲望、新的需求、新的方向。

科技的迭代總是驅動著我們永遠追求“新”,但“新”總是轉瞬即逝,在永不停歇的變化中被更新的事物所取代。

于安防來說,新的“變革”才剛剛開始,一切都還是序章。

 

跨越“三座大山”,華為更懂智能安防新時代

 

毋庸置疑,這是屬于智能安防的時代,AI是這個時代最具表征的技術符號。很有幸,記者于4月11日在合肥洲際酒店參加了主題為“星云聚合、智能進化——走進安防新時代”的2019中國智能安防行業峰會。大咖云集,共話安防新時代下的智能未來。

智能安防新常態下還需跨越“三座大山”

 “新時代”說明了什么?當下的安防市場處在一個大變革和大調整時期。這個變化一方面是技術的驅動,另一方面也是用戶業務轉型的需要。華為,作為安防后來者,要在智能時代實現彎道超車,其取勝法寶在于深諳用戶真實需求基礎上保持產品與技術的引領性,并開放生態共建智能安防市場指數級的大繁榮。為此,此次峰會上華為中國地區部副總裁、華為中國企業安平系統部總裁岳坤在演講中提到了 智能安防新時代,還需跨越“三座大山”,即算力不足、算法不能互通共享和數據孤島。

阻礙智能安防行業發展的“三座大山”

的確如此,新時代的智能安防出現了新常態,從行業應用看安防在加速智能化進程中,也面臨不小阻礙,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:

其一、偽智能大行其道。高清智能是一個組合詞,但高清具有明顯的技術參數指標,一眼便能辨識是否高清,而智能在安防卻是一個較為模糊的概念,并未有一個共識性的注解,所以絕大多數安防廠家都在標榜智能,卻為真正達到用戶對于智能安防的真正期待。

其二,智能效能低,難以規模化應用。很多安防企業人工智能產品對于人臉、車臉的辨識,極易受到外部環境因素干擾,并且在做結構化技術處理時,以靜態特征的單場景環境為主,很少有在動作、行為等動態特征之間關聯性做結構化處理。

其三,復雜場景應用難以勝任。在安防行業應用的AI大多沒有自我成長的能力,只能根據設定的條件進行自主分析,而不能根據分享能力和積累經驗提高完善自己。

其四,攝像機“腦力”開發不足,并未“物盡其用”。攝像機裝上智能芯片,把識別、處理的過程從服務器轉移到攝像機本身,從而降低后端壓力,這種智能前移的方式在安防行業大受歡迎。算力是攝像機處理數據的能力,隨著攝像機需要處理的數據特征越多,也就需要更大算力芯片的加持。但現實是2016年算力是0.3T,2017年是0.66T,2018年華為海思發布了3559A的芯片,它的算力是4T,今年二季度華為會上市升騰310芯片,可以做到16T的算力,算力在不斷往前發展。但是我們的攝像機,從2016年的0.3T到2017年的0.66T,到2018年還是0.66T,2019年我們某些安防大廠推出的攝像機還是0.66T,這無疑阻礙和降低了智能化在安防行業的應用和推廣。

其五,數據的壁壘。智能新時代無疑是對傳統安防體系的一種變革,而之前已建的用戶平臺數據開放性低,共享度也低,所以很難開展多維數據融合分析與智能應用。與此同時,即便是AI平臺,也因為各大AI獨角獸各自為政方式形成了封閉平臺,算法廠家之間也不能互通共用。

阻礙已成,也意味著突破也將開始。

華為中國區部副總裁、安平系統部總裁岳坤

華為,更懂智能安防新時代

 “青春就象黃金,你想做什么,就能做成什么”。業界普遍評價,華為想做好一件事,一定能做到最好。盡管是后來者,謀定而后動的華為,為了迎接智能安防的新時代,展開了全面布局。

全境的智能,實現真智能的規模化與多場景應用

全境一詞,在IT領域并不新奇,然而在安防行業卻是記者的首次接觸。據了解,公安部在《關于規范推進公安視頻圖像智能化應用建設的通知》中特別提到,新建攝像頭智能化普及率要大于80%,就目前行業應用而言,搭載4T算力攝像機已經足夠勝任用戶當下所需,對于高于4T算力的產品應盡可能釋放智能。于是,華為推出了智能1拖N產品,兼顧現網,將已建項目的非智能攝像機也具備“聰明大腦”,這也符合當下雪亮工程建設下探到區縣鄉鎮一級的用戶要求。

軟件定義一切,也能在智能安防新時代再造風云。

2018年華為在業界首次推出軟件定義的“五星”系列攝像機。該系列產品對于復雜應用場景,能依據場景化按需加載不同的軟件和算法,通過多特征提取與識別、多攝像機間的協同、端云間的協同成倍地提高智能分析效率,內置實時圖像質量檢測與評估特性,并具備自我感知和場景適應性學習能力,讓算法和應用不斷迭代和演進。

 “星云聚合”才能走進智能安防新時代。

華為在智能安防采用“云邊端”架構,實現數據協同與共享,這與傳統安防企業“云邊”架構不同。華為認為在前端部分通過軟件定義才能實現云化,而華為也將安防業界盛行的邊緣計算升級成邊緣云,從而實現云邊端之間的打通和全場景數據高效協同。

平臺場景化,戰果快、易部署。

將智能平臺場景化,其實就是華為以用戶需求為中心的體現之一。岳坤做了一個恰當比喻,華為將平臺場景化后,將產生各類精裝修方案的模塊。這些模塊提供開發和應用平臺,用戶和生態伙伴學習難度降低,讓用戶按需所求在自身業務流程和功能需要方面共同開發。這樣,用戶部署智能平臺變得簡便,也能快速應用到實戰中收到效果,畢竟用戶最了解自身痛點,發現問題就及時在平臺上解決問題。

緊貼用戶,將解耦進行到底,做大智能安防生態圈

2018年華為開啟了生態紀,必將在智能安防新時代也有一番作為。智能安防,也是個圈。華為想做大做強這個圈,就必須將解耦進行到底。其實就行業現狀來看,很多建設項目中平臺解耦并不徹底,部分廠家在前端和視圖庫是解耦的,但是并未涉及到中間層。華為基于三十多年ICT積累,在他們的視角里,智能安防真正的解耦是要以云計算為底座,把硬件、平臺、數據、算法應用分層做到解耦。華為此舉是“人盡其才”,讓專業團隊做他們做擅長之事,而華為在硬件和平臺方面擅長,就以此為研發方向主攻。同時在生態圈內基于用戶需求和標準架構來進行合作分工。

這樣的生態圈,才是真正的共贏、共建與共享。

星云在聚合,智能在進化,華為正在引領行業大步流星邁進智能安防新時代。誠然,要擁抱這個時代,還有許多征程,但,無論從哪一面看,華為都更懂這個時代。
 

 

經營銷售人員在上課

學習新的闖入報警設備

 

 

論人的狼性

 

日本這個國家具有狼的典型特征,進攻能力極強、不斷尋找有利戰機果敢出擊而又不甘失敗,值得中國羊永遠警惕。日本狼在找尋獵物的過程中是不講道德的,如果我們用仁義來感化他們純粹就是在做無用功。

 

漢-奸說“救狼就是救自己”,那是因為有把柄在狼手上。新聞聯播報道,由于日本缺乏物資,中國無償向日本捐獻一萬噸柴油和一萬噸汽油。漢-奸看到皇-軍的飛機、軍艦還沒加滿油,所以快快滴送過去,不然的話恐怕就被統統地死啦死啦滴!我們不但要提防外部狼,也要提防漢-奸國-賊這些內部狼,內部狼偽裝得極其隱蔽,它們要養狼為患,置中華民族于死地。但是,披著人皮的狼,尾巴總會露出的。內部狼提出把解決欠薪問題的時間推到2020年,暴露了它對待農民工們的兇殘本性。內部狼配合外部狼給羊群們灌輸了一套又一套羊理應被吃的迷魂湯。世界貿易組織實質是資本主義群狼的俱樂部,中國這頭羊加入群狼俱樂部能有好下場么?群狼訴中國稀土出口管理措施違規,狼自然要判羊敗訴。狼制定的規則也可以稱為“市場”,你以為規則很公平,那是對狼而言。狼不承認羊的“市場”地位,并不是“市場”這個稱號是個好東西,而是迷惑你讓你心甘情愿地往“市場”這個陷坑里跳。中國對外不加提防的開放政策,讓我想起了小紅帽狼外婆的故事,“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”,有幾個沒哼過?但肉食者的智慧不及一個小兔子。

 

狼的欲望永遠也不會得到滿足,我們只能堅決與惡狼做殊死搏斗。朋友來了有好酒,豺狼來了有獵槍!狼的貪婪本質告訴我們在狼面前尋求妥協純粹是一廂情愿。對于那些十惡不赦、不知悔改的強盜國家繼承者,我們千萬不要再如歷史上一樣一味地忍讓。如果狼來了,那就拿起獵槍吧!狼吃羊是生存本能,美國狼發動戰爭也是他的生存本能,指望美國不打仗那是幻想。只要你沒有做好準備或喪失先機,戰爭就會來到。狼的行動之最大特點就是聯合吃羊,所以羊們要對抗狼群也要組織起來,只有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,才能打敗美帝國主義侵略者和一切野心狼。對于那些內部狼,并不是它們裝出兔媽媽的聲音就成了兔媽媽,我們應該對狼外婆有最起碼的分辨力。打內部狼還要打出壞主意的狽,因為一些所謂的內奸智囊在與狼狼狽為奸。我們知道在動物界狼和狽一同傷害牲畜,狼用前腿,狽用后腿,既跑得快,又能爬高。狽對羊說:“你們的羊角破壞和諧自然。”一些傻羊就紛紛摘掉羊角。狼對這些傻羊“親昵”地表示贊賞。蘇聯不就是這樣亡國的么?

 

更為關鍵的是還有些中國人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虎狼存在,以為大家都是羊。某位網友說:“中國狼人和外國狼人勾結起來欺負中國的羊人,矛盾激化的時候中國狼人與外國狼人就表演打架,欺騙羊人愛國,當中國狼人把羊人欺負得要造-反的時候,中國狼人還會編造中國羊人與外國狼人勾結當帶路黨的謊言,中國狗人也會隨聲附和中國狼人,當然外國狼人也會配合表演。他們的目的就是要中國羊人只有自殺一條路。”我們看到,轉基因是既是美國孟山都的錯,也是特色引狼入室的過。你以為特色是在與狼共舞?實際卻是把自己置于隨時被吃的境地。在國內,私有經濟進入國有經濟的“混改”明顯是在引狼入室,國企將在這場狼的盛宴中宣告終結,無論是大型的,中型的國企將會被群狼統統吃光。在金融市場上,有一些披著融資羊皮的惡狼在興風作浪,政府非常有必要動用政治手段把惡意操縱市場的惡狼都抓起來。

 

在狼的世界里,“沒有永恒的朋友,只有永恒的利益!”狼講究弱肉強食。中國要強大,卻不必把狼的邏輯灌輸到中國人的思維中,因為我們可以選擇更好的圖騰。毛澤東才是中國最好的血性和智慧并重的圖騰;毛澤東領導的中國曾打敗了十六國組成的“聯合國軍”。以兇殘的狼為師是對中華民族精神的一種矮化。在企業里,狼性文化是一種獸性文化,一位教授說:我們既不該選擇做“狼”,也不該選擇做“羊”,我們應該選擇做“人”。在軍隊里,用狼來形容軍人有很大問題,狼雖然頑強但也只會欺軟怕硬,狼永遠成不了動物之王,這和王者之師相去甚遠。獸性文化取代人的文化乃是駭人聽聞的文化大倒退。狼性文化號召人不勞而獲,使人形成強烈的貪婪之心。在狼性文化的統治下,群狼通過樓市股市正在瘋狂般地剝削著吞吃著勞苦大眾。狼性文化主導的改-革使中國人很多成了豺狼。在醫療市場化的政策下,現階段十個大夫八個狼,醫院大夫對患者進行過度的檢查和過度的治療,大批的白衣天使變成了白狼!

 

狼具有非常狡猾的性格,最擅長的計謀之一就是離間計。現在國內外的狼狽正在集中火力離間中朝關系。他們污蔑朝鮮是“白眼狼”!但毛澤東說過:“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紅旗上也染著朝鮮烈士的鮮血。”我們永遠不要忘記朝鮮對中國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無私支援。相反,有些為國內外惡狼服務的所謂的“公共知識分子”,吃著中國的、喝著中國的,卻整天做著損害中國利益挑撥中朝關系的事情,這些人才是典型的“白眼狼”。

 

請不要害怕孤獨

 

人,生而孤獨。

 

人生是孤獨的,思想是孤獨的。不會有全知吾心的人兒出現,亦沒有我全知之人到來。我們總是在有意識的人生經歷中,遇見不同的人,然后,失去他們,或被他們失去。孤獨的行走在世間。即便身旁人常伴左右,噓寒問暖,深知吾心,本質亦是孤獨……當然,這是悲觀的說法。在這里做引,作為人與世界兩相獨立的前提。

 

人越長大,圈子里越是與自己相似的人。比你優秀的走到了上面,不如你的走到了下面,你的圈子里都是和你相似的。這就是圈層。

 

但凡心懷夢想,向往詩和遠方的人,內心須有孤獨。在你失去孤獨能力的時候,就是你被圈子栓死的時候。內心孤獨,讓我們總想找到能夠和我們心靈對話,和我們相知的人。但當我們找到了,建立了關系,聯系在一起,聚集成群落,形成了圈子,局限的限制就已經逐步開始。

 

那些心心念念要突破圈子和自我束縛的人,喊出逃離安逸區的口號,獲得年輕的OPEN的能力,看到至本精彩的世界。再次進入當初哭喊逃離的孤獨,找尋助力自身人本上升的力量,然后再融入世界,發現世界;在時空下,世界中,紅塵里自由的流浪。

 

并非初生,且非將死,一如初生,一如已故,如此活著!方便珍視自己珍視的,更能守護自己守護的,洞明理智的生活下去!

地址:沈陽市和平區南京南街192號    熱線:024-23326586
国产熟妇露脸在线观看-国拍自产在线观看-国内精品自拍视频在线播